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77章 南辕北辙(1/2)
芜凰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芜歌轻嘲地勾唇:“不仅是你不能杀他们,是连别人也杀不得吧?”

  狼子夜苍白的下颚,青白了几分。

  “只要我有命在,是非杀他们不可的。而且,不仅是杀了。”脑海中有浮现哥哥跪在漫天大雪中的那幕,她闭目,竭力将蒸腾的心魔摁下去,再睁开眼时,语气是刻意的轻慢,“你我注定终生为敌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”

  狼子夜张了张嘴,却彻底说不出话来,深邃的眸子里有水雾迷漫。

  面前的女子却还在用最清冷的语气说着最残忍的话,“与你长相厮守的,是你的刘袁氏。而我会冠上别的男子的姓氏,堂堂正正地活出个人样。”

  这是她答应父亲的。父亲说,她今生都只能为了身体里流淌的徐潘两姓血液而活,她何尝不觉得悲哀?只是,她的命是娘的命换来的,早早就不是她自己的了。

  她看着那个模糊的身影:“阿车,这就是你我的结局,注定是南辕北辙。”

  “是拓跋焘?”狼子夜问,冷沉的声音里隐忍着痛苦和愠怒。

  芜歌忽然就笑了,她当真是恨不得把笑容都当做是武器:“是他,也可能是别人。反正都不会是你了,阿车。”

  “你不必用言语激怒我。”狼子夜的声线略显不稳,“这一路,我也想通了。我们的白首之约,我曾经的确是没当回事。当我真正想要的时候,却是怎么留都留不住了。可是。”

  低沉的声音卡住,他顿了顿,才道,“我希望,你可以平安和顺地过到白首,即便陪你的不是……我。是拓跋焘也好,谁都好吧。治好眼睛,养好身子,如此,我便放你走。”

  他苦笑,银面具下的眸光潋滟着水波:“我没真正为你做过什么。这便算是我最后的补偿吧。”

  芜歌觉得心口闷疼,眼角也酸涩难忍。她却笑得明媚:“呵,现在你才是被俘虏的那个,谈什么你放我走。明日,我放不放你活着离开,还得看我的心情。”

  车外的欧阳老头,眼见着心一捧着食物走了过来,只好重重地踏着步子,钻进了马车。

  如此,这对曾经海誓山盟的恋人,就这样短暂地做了诀别。

  翌日,一行人出滑台城,也很顺遂。拓跋焘早已齐集数万精兵,陈兵滑台城外接应。

  徐湛之应该是一早就接到到彦之的飞鸽传书。对一行人的到来,并不意外,只是,昔日的弟弟妹妹,如今成了陌路,相见不过冷冷一眼对视,徐湛之心底很是酸涩,冷峻的面容略显苍白。

  芜歌心机地把心一留下,继续挟持狼子夜。她领着弟弟和欧阳不治,驾着那辆马车,头也不回地出了滑台城。

  义康也赶来了。只是,他与那个朝思暮想的女子,只遥遥对望了一眼。不,他心尖的女子,早就看不见了。

  义康看着那道白色的身影朝他远远地福了一礼,才钻进马车。她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目光中的不舍,出城门时,她挑开车帘,给他留下惊鸿一瞥的最后剪影。这是他奉在祖祠的亡妻,今生注定无缘,他唯一的念想不过是一个虚无的来生之约而已。

  狼子夜站在城楼高处,目送那辆马车离去。他远远地看到魏军军队里,有一骑单骑扬尘疾奔而来,那身后随了百余骑亲卫精兵。

  是拓跋焘。

  那个胡蛮子当真是思卿如狂,竟然胆敢领着百余亲卫就来到了滑台城外,

  不过几百丈,还在强弩的射程内。

  徐湛之已招手吩咐副将,副将会意,立时就命兵士去扛强弩。

  拓跋焘似是觉察到城楼上的动静,抬眸往这边轻狂地睨了一眼,便勒紧缰绳,翻身下马。

  芜歌的马车也停了下来。

  狼子夜看到,拓跋焘掀开了车帘钻了进去,许久不见动静,他再钻出车厢时,怀里已多了一个人。

  而徐湛之已经搭上了弓。

  心一不免心急,扎在狼子夜脖颈处的匕首不由紧张地颤了颤:“狼子夜!”

  狼子夜比手,止住徐湛之的动作,就这么静默地看着那个素白的女子被拓跋焘抱上马背,一记扬鞭,绝尘北去。

  这一刻,他错觉心一手中的那把匕首已经扎进了他的心里,搅动着他的心肺,直叫他喘不过气来。

  他终究还是永远地失去了小幺。

  这次,他连再逼她回来的武器和勇气都没了。

  他开口:“你可以走了。”这话是对心一说的。

  心一释然地垂下手来,匕首还在手中微微直颤。立时,就有兵士上前来擒拿心一。

  狼子夜比手:“退下。”他看着心一:“欧阳不治说她伤了根本,你有几分把握治好她?”

  心一审视地看着他,顿了顿,才道:“左不过是一年不行,再一年。总能治好的。”

  狼子夜勾唇笑了笑。小幺还是有几分信他的情意的。否则,就不会把这个和尚留下挟持他了。她这是把自己的眼珠子留在了滑台。他如何能不放人?

  “你走吧。”

  “皇——”到彦之刚要开口阻拦,就被他比手止住。

  “给他一匹快马。”

  目送心一的背影离去,狼子夜像是忽然泄了气,背脊一折,竟然险些栽倒。

  “主子!”到彦之奔上前,一把搀住他。

  狼子夜微弓着腰,手捂着心口,许久都没抬起头来。

  “主子,你的伤要不要紧?”到彦之急问。

  狼子夜的伤,并不紧要。可他的心,却像撕裂了,满嘴都漫溢着血腥气,他如何咽都咽不下去。终于,有殷红的血顺着嘴角,一滴一滴坠落在城楼的青石砖上。

  “主子!”到彦之只当他受了极重的内伤,赶忙运功就要为他输真气。

  狼子夜抬手,止住他:“无碍。”他用袖子胡乱擦去唇角的血渍。

  原来,小幺当日在承明殿外,就是这般心境,心如刀割,却无处诉说。

  这世道当真是报应不爽。

  北风呼啸,似夹着冰凌,割在脸颊。

  拓跋焘紧搂着芜歌在怀,尽量用大氅把她包裹严实。头先,在马车里,看到她的第一眼,他也是如此紧搂住她,许久都不曾松手。“阿芜,我们回家了。”他的声音漂浮在北风里,轻飘飘的,并不真切。

  他亲了亲她的鬓。

  虽然他早先已从南方的密报里,得知她雪盲一事,可亲眼瞧见,还是心疼不已:“对不起,阿芜,朕该让着你,不该跟你置气的。”

  芜歌浑不在意他的忏悔,只留意到那个自称。朕?原来,斗转星移,他都已经登基为帝了。

为您推荐